原题目:九子夺嫡:八阿哥胤禩到底干了什么?惹得康熙大怒,连求情的都杀

导读:在《雍正王朝》的演绎中,太子胤礽被废以后,康熙皇帝下令于诸皇子中,择一贤者立为新太子。可就在议举新太子的进程中,呈现了以上书房大臣佟国维为首的“朝臣串联”一事,导致皇八子胤禩被康熙皇帝斩断了继任太子的可能。

可就因为康熙皇帝对皇八子胤禩的“不公正待遇”,让皇十四子胤禵看不过去了,于是在乾清门外,在康熙皇帝面前一向恭顺谨严、至诚至孝的胤禵同康熙皇帝打起了“擂台”。康熙皇帝大怒之下,拔刀就要处逝世胤禵,好在被众位皇子跪抱劝阻,才算禁止了这场骨肉惨案。

这场惊心动魄,被“雍迷”们极尽解读的场景,并非《雍正王朝》的艺术演绎,而是清朝历史上真真实实产生过的事件。而且,事件产生的时光、对象都是吻合的!只是,事件产生的原因却并非《雍正王朝》中演绎的那般简略。

对于康熙帝皇十四子的名字,好多热情粉丝发来私信讯问:这位曾经的大将军王到底叫什么?

本文中, 因为皇十四子乃系第二主角,所以笔者在这里统一进行一下介绍:

康熙帝皇十四子,最初名字为“爱新觉罗·胤祯”,和雍正皇帝的名讳“爱新觉罗·胤禛”同音。

雍正皇帝继位以后,为避名讳,而将其余皇室兄弟名字中的“胤”字改成了“允”字。但,皇十四子比拟特别,因为他名字里的“祯”和雍正皇帝名字里的“禛”读音雷同,所以他名字里的两个字都得改。

于是,皇十四子就有了“爱新觉罗·允禵”这个名字。

在《清皇室四谱》中,康熙帝皇十四子,也是依照“爱新觉罗·允禵”记录的。所以,“爱新觉罗·胤禵”这个名字,在清朝历史上是不存在的!

本文为了便利读者浏览,便于人物辨识,采取《雍正王朝》中的称呼,称皇十四子为胤禵。

康熙四十七年,对太子胤礽忍无可忍的康熙皇帝,终于下定决议废黜其太子之位。对于太子被废,康熙皇帝虽然给予了“不法祖德,不遵朕训,肆恶虐众,暴戾淫乱”等等较大罪恶的阐明,但依据康熙皇帝宣读“废太子诏书”时“上垂涕”、“且谕且泣”、“上复痛哭仆地”等的表示,能够看出康熙皇帝和胤礽之间的父子情感还是不容置疑的。

展开全文

只不过,作为大清王朝的皇帝,康熙皇帝必需将“父亲”的身份部署在“君王”之后。

几乎就在康熙皇帝废黜太子胤礽的同时,康熙帝皇十九子胤祄薨逝,年仅8岁,此时已经55岁的康熙皇帝心中是何种悲哀,可想而知。

可就在康熙皇帝悲哀欲绝、痛不欲生的时候,对太子之位觊觎已久的皇长子胤褆,向康熙皇帝进言了。

《清史稿·列传七·诸王六》有载:

四十七年九月,皇太子允礽既废,允禔奏曰:“允礽所行卑污,失人心。如诛允礽,不必出皇父手。”

而康熙皇帝会给出何种回应,或许只有皇长子胤褆不会清楚。

《清实录·康熙朝实录·卷之二百三十四》有载:

言至此,朕为之惊异。朕思允禔为人凶顽愚蠢、不知义理。似此不谙君臣大义、不念父子至情之人、洵为乱臣贼子。天理国法、皆所不容者也。

受到康熙皇帝如此训斥,皇长子胤褆眼见已经失去圣宠,就立马转变夺嫡策略,将宝压在了皇八子胤禩身上。

皇长子胤褆为何会转向选择支撑皇八子胤禩?

皇八子胤禩的生母良妃卫氏出生低微,依照康熙皇帝的说法,“乃系辛者贱妇所生,出生卑下”。依照大清祖制,“嫔”位以下妃嫔没有抚育亲生子嗣的资历。皇八子胤禩就被送往当时的惠嫔,也就是皇长子胤褆的生母处抚育。

所以,皇长子胤褆和皇八子胤禩还有着这层幼年的密切关系在内。

可是,皇长子胤褆向康熙皇帝举荐皇八子胤禩为新太子人选的措施,充足证明了一个真谛——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

皇长子胤褆一句“术士张明德,尝相允禩,必大贵”,非但没让皇八子胤禩当成新太子,反而让其落得一个“即锁系,交议政处审理”的下场。

第二天,康熙皇帝召集诸皇子发布对皇长子胤褆、皇八子胤禩的处置看法时,皇九子胤禟、皇十四子胤禵出面劝阻,康熙皇帝竟然“震怒,出所佩刀欲诛允禵。皇五子允祺,跪抱劝止,诸皇子叩首请求。上怒少解”的局势。在康熙皇帝怒气稍微打消以后,仍然“命诸皇子挞允禵,将允禟、允禵、逐出”。

也就是说,康熙皇帝对于皇八子胤禩的厌恶已经到了极致状况,就算为其求情的人也断不轻饶,哪怕是自己倍加宠溺的亲儿子——皇十四子胤禵。

《雍正王朝》剧照

那么,皇八子胤禩到底干了什么,惹得康熙皇帝如此震怒,竟然不顾父子亲情,连自己的亲生儿子求情,都想要杀掉?

笔者以为,皇八子胤禩最起码在四方面得罪了康熙皇帝:

01 谋害太子——不臣之心,皆以败露

皇长子胤褆在举荐皇八子胤禩以后,紧接着向康熙皇帝提出“如诛允礽,不必出皇父手”的建议,这不得不让康熙皇帝认定皇八子胤禩有结党谋害太子的嫌疑。

这也是康熙皇帝谕旨中,“允禩柔奸性成、妄蓄大志、朕素所深知。其党羽早相要结、谋害允礽。今其事皆已败露”一说的原因所在。

而后,“张明德案”审结,竟然得到了张明德以下供词:

我信口妄言、皇太子暴戾、若遇我、当刺杀之。又假造大言云、我有异能者十六人、当招致两人见王。耸动王听。希图多得银两。又由普奇公、荐于八贝勒。看相时、我曾言丰神清逸、仁谊敦厚、福寿绵长、诚贵相也。

也就是说,皇八子胤禩对于江湖术士张明德想要刺杀太子的事非常明白,但历史上的皇八子胤禩并没有像《雍正王朝》中的“贤王”一样,立即将张明德锁拿,交付康熙皇帝治罪,而是隐瞒不报,迁就之。

《雍正王朝》张明德剧照

对此,康熙皇帝当然震怒:

张明德、于皇太子未废之前、谋欲行刺、势将渐及朕躬。此等情节、直郡王早已详悉密奏。王布穆巴、公赖士、普奇等乃乱之首也允禩知而不奏、为臣子者、当如是耶。

康熙皇帝以为:皇八子胤禩对于张明德“情罪极大、不止于斩、当凌迟处逝世”的罪恶,掩瞒不报,分明就是包藏祸心,乃非臣非子之行。

02 沽名钓誉——以贤之名,笼络人心

随着太子胤礽的倒台,内务府总管大臣——凌普也受到了连累。

凌普,乃系何许人也?

凌普的妻子,乃系废太子胤礽的奶妈!

在太子胤礽被废的诸多原因中,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于这位内务府总管大臣。

《清实录·康熙朝实录·卷之二百三十四》有载:

允礽赋性奢靡。著伊乳母之父凌普、为内务府总管、俾伊便于取用。孰意凌普更为贪婪、致使包衣下人、无不怨恨。朕自允礽幼时、谆谆教训。凡所用物、皆系庶民脂膏、应从节省。乃不遵朕言、穷奢极欲、逞其凶狠、今更滋甚。有将朕诸子不遗噍类之势。

啥意思?

胤礽为了满足自己的骄奢淫欲,便于自己从内务府索取用度,竟然自己乳母的丈夫——凌普担负内务府总管大臣。而凌普更是一个贪婪之人,担负内务府总管材三年多的时光,就到了“贪婪巨富、众皆知之”的状况。

更主要的是,太子胤礽的骄奢淫欲,让诸位皇子也开端摈弃了以往“应从节省”的生涯状况,而逐步生出“穷奢极欲”的生涯态度。

凌普被锁拿治罪以后,负责审理“凌普贪腐案”的就是接替内务府总管大臣的皇八子胤禩,而胤禩为了“笼络人心”、“博取贤名”竟然为凌普说尽好话,盼望康熙皇帝宽宥之。

为凌普翻案、讲情,不就等于打康熙皇帝的脸吗?

皇八子胤禩“以贤之名、笼络人心”的沽名钓誉,确定会逆了康熙皇帝的龙鳞。于是,康熙皇帝又赌气了。

《清实录·康熙朝实录·卷之二百三十四》记录了康熙皇帝针对皇八子胤禩袒护凌普的叱责谕旨:

凌普贪婪巨富、众皆知之。所查未尽。如此欺罔、朕必斩尔等之首。八阿哥到处妄博虚名。凡朕所宽宥、及所施恩泽处、俱归功于己人皆称之。朕何为者。是又出一皇太子矣。如有一人称道汝好朕即斩之。此权岂肯假诸人乎。

在这份谕旨中,康熙皇帝公开指出了皇八子胤禩“到处妄博虚名”乃至处处和康熙皇帝作对的表示。康熙皇帝恼怒至极,以致到了敢于为皇八子胤禩的人,“朕即斩之”这等失去理智的状况。

也正是在这种情形之下,在康熙皇帝命令——“如有一人称道汝好朕即斩之”的情形下,在康熙皇帝召集诸位皇子凑集乾清宫,发布对皇八子胤禩的处分看法时,皇九子胤禟和皇十四子胤禵竟然“怀藏毒药,愿与同逝世。又携带锁铐,亲自随行,以示同患之意”。

如此举措俨然一副要挟康熙皇帝转变处分皇八子胤禩初衷的模样,非但如此,皇十四子胤禵竟然跪倒在地,奏曰:“八阿哥无此心,臣等愿保之”。

这在康熙皇帝看来,绝对是对自己的挑衅和要挟,康熙皇帝岂能再忍,于是就有了“上怒,出佩刀将诛允禵;允祺跪抱劝止,上怒少解,仍谕诸皇子、议政大臣等毋宽允禩罪”的成果。

03 纵容下属——徇私枉法,蹂躏国法

《清史稿·列传七·诸王六》有载:

允禩庇其乳母夫雅齐布,雅齐布之叔厩长吴达理与御史雍泰同榷关税,不相能,诉之允禩,允禩借事痛责雍泰。朕闻之,以雅齐布发翁牛特公主处。允禩因怨朕,与褚英孙苏努相结,败坏国是。

对于皇八子胤禩“包庇乳母之夫雅齐布,擅责御史雍泰”一事,《清实录·康熙朝实录》中也有着明白记录:

伊乳母之夫雅齐布之叔厩长吴达理、与御史雍泰、同出关差、因雍泰少与银两、雅齐布诉之允禩、允禩借端、将雍泰痛责。朕闻知、将雅齐布发翁牛特公主处。伊因此怨朕、处处诳人以窃声誉、邀结苏努为党羽。

清朝乳母剧照

也就是说,皇八子胤禩并没有表面上那么“英明”,也曾经和太子胤礽一样,为了包庇乳母亲属,竟然“擅责御史雍泰”;在是为太子的胤礽向康熙皇帝奏明“八阿哥责雍泰、皆其乳母之夫谮毁所致”以后,皇八子胤禩竟然与皇太子“遂成仇隙”。康熙皇帝在审明事件以后,将雅齐布发配,皇八子胤禩竟然又怨恨上了康熙皇帝。

更严重的是,康熙皇帝将皇八子胤禩纵容下属、包庇党羽的举措,接洽上了其嫡福晋郭络罗氏和其郭络罗氏的外公家族。

《清实录·康熙朝实录·卷之二百三十五》有载:

再允禩素受制于妻。其妻、系安郡王岳乐之女所出。安郡王因谄谀辅政大臣。遂得亲王。其子马尔浑、景熙、吴尔占等、俱系允禩妻之母舅、并不教训允禩之妻、任其嫉妒行恶、是以允禩迄今、尚未生子。

如此罪恶之下,康熙皇帝下达了对皇八子胤禩的最终处置决议:着允禩革去贝勒、为闲散宗室。

04 结党营私——其势之大,要挟皇权

表面来看,皇八子胤禩在太子胤礽被废前后,确切有着诸多错误,但绝对不至于被康熙皇帝以“革去贝勒、为闲散宗室”来处理。究竟,在康熙四十七年之前,皇八子胤禩还是获封爵位最年青的皇子,极得康熙皇帝恩宠的!

《雍正王朝》皇八子胤禩剧照

皇八子胤禩获罪的真正原因,在于结党营私,而且其权势之大,已经严重要挟到了康熙皇帝的皇权。换句话说,就是皇八子胤禩霸气外露,让康熙皇帝有所忌惮了!

皇长子胤褆在明知已经失去圣心的时候,还能坚定拥戴皇八子胤禩;皇九子胤禟、皇十四子胤禵在明知道皇八子胤禩将获重谴之际,竟然能“有祸同当”;乃至皇八子胤禩“邀结爱新觉罗·褚英之孙苏努为党羽”;都让康熙皇帝显明感到到了缭绕在皇八子胤禩身边的强盛权势。

更严重的是,在诸多牵扯皇八子胤禩的案件中,明知案件底细的皇亲国戚、国之柱臣们竟然都呈现了隐瞒不报、刻意包庇的行动,由此也足以证明皇八子胤禩“以贤名笼络人心”、“扶植政治权势”的才能之强、后果之显明。

也就是说,这一切现象都表明了皇八子胤禩“处处沽名、欺诳众人、希冀为皇太子”的最终目标,乃至在要害时刻“纠合党类、妄行作乱”的宏大祸心。

在康熙皇帝对皇八子胤禩的训斥谕旨中,认定其行动乃系“将来兄弟内、或互相争斗”的发源,只是用以惩治皇八子胤禩的说辞。对于康熙皇帝而言,“日后朕躬考终必至将朕躬置乾清宫内、尔等束甲相争耳”才是真正应当担忧的事情。

在康熙皇帝命令“凌迟处逝世张明德,令允禩往视之”、“充发皇八子胤禩乳母之夫”等等敲打举措,都没能让皇八子胤禩有所收敛后,康熙皇帝就只能应用极端手腕,彻底斩断皇八子胤禩对自己皇权的严重要挟和挑衅。

太子胤礽被废之时,“并无一人为之陈奏。惟四阿哥性量过人、深知大义、屡在朕前为允礽保奏”;而皇八子胤禩就被康熙皇帝训斥了两句,就引起了朝野震撼;康熙皇帝焉能不有所忌惮?

这才是康熙皇帝誓要打压皇八子胤禩,不惜举刀诛杀亲子的真正原因所在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