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题目:好未来和新东方相继发布入局托管服务,用意何在?

文丨陈兴隆 实习生 李瀚林

小学下午放学早,家长接送成问题,这个一直困扰无数双职工家庭的现象被称为“三点半”难题,有的处所也称为“四点半”难题。

有痛点就有市场需求。这系列难题,也由此催生出孩子在学校和家庭之外的第三归宿——放学后的托管机构,有的叫晚托班,也有的处所俗称“小饭桌”。

所谓“小饭桌”,起初专指为中小学生供给的一种课后饮食服务。在现在的语境中,“小饭桌”则指代的是孩子放学后的托管业务

此前,大多数“小饭桌”业务都是一些小机构小公司在小范畴开设。但近日,国内两大教培巨头好未来和新东方,相继发布了托管业务。其中,深圳学而思的大众号宣布新闻称,其已于11月2日正式开设了托管班。而更早前,北京新东方小学的大众号也官宣推出托管服务。

新闻一出,引发业界关注。两大教培头部公司前后开展课后托管服务,这块曾经被称作小散乱的晚托江湖,又将激荡什么样的水花呢? 在成都本地,晚托班的业务又开展得如何呢?

访问 晚托需求不小 家长褒贬不一

9日晚上,记者来到成都某托管中心门口,看到数十位家长正在门口接孩子回家。经问询,这群家长均是为孩子报名了该机构的晚托班,在此进行晚间托管服务。

家长鲜女士向记者流露,自己家里并非没有大人照看孩子,而是重视了托管班能辅导孩子作业这一点,才最终选择报班。“我和他爸的文化程度都不高,所以当初为孩子选择托管班,就因为里面有老师能够监视他完成作业。”

据鲜女士讲述,该托管班是包晚餐的。“除了帮忙辅导作业,托管班会负责孩子的一顿晚餐,餐食我们在报班之前也去现场看过,还行。另外,照看孩子方面老师们也很负责。”

但同样是为孩子报名晚托班,唐女士却是满满吐槽。家住金牛区九里堤邻近的唐女士告知记者,孩子目前小学二年级,自己是因上班时光太晚,实在不放心孩子放学后自己回家,这才无奈花钱将孩子送去托管中心,但后果实在不尽如人意。

唐女士不满意的第一点,就是托管班的老师并不专业。“托管班的老师不供给专业的学科辅导……说白了,就是帮我们接孩子,外加守着孩子写作业,对孩子成就晋升后果有限”。

此外,托管班的环境糟糕,是唐女士另一不满意的处所。依据唐女士描写,孩子托管的处所在一个俗称“老破小”的居民楼旁边,空间比拟狭窄,四十来平米的房子被用来做托管班,相当局促。

不过,虽然不满意,但唐女士暂时没盘算换处所:“我也想找一个环境更好,能够统筹学科辅导的托管中心,但是一来周围可供选择的不多,二来价钱也比拟昂贵,我们普通工薪阶层累赘不起。目前的情形只能选择这种比拟小的机构,至少先保证孩子放学后的这一段时光是安全的。”

现状 托管行业小散乱 鱼龙混淆,评价不一

事实上,唐女士遇到的困扰并非个案。2016年9月,《南方都市报》一则《小学午休一席难求 学生无奈上“黑托管”》的报道,曾引起了多方关注。报道中提到,近年来,社会上一些托管机构层出不穷,但正规军少、“黑托管”遍地开花,这样的局势让家长们心忧。

展开全文

那么,在成都,都有哪些机构在开展托管业务呢?记者注意到,成都重要有两类:

一类是专职做托管的小型机构,这类机构通常会在小学邻近租用居民楼,把孩子集中带到托管地点后,然后有老师监视完成作业。家长们对此评价不一,吐槽点重要在于“老师不专业,居民楼环境糟糕,餐食不太放心”等,但也有家长表现,自己只是盼望放学后有人帮忙接孩子,本身就没有寄予太高盼望,因此也就感到“还行”。

另一类,则是著名培训机构“兼带”的托管服务。何为“兼带”呢?就是说这些培训机构并没有专门开展单独的托管业务,而是将托管业务作为报班的一个增值项,由此吸引家长报班。

据本地某著名品牌机构的陈老师流露,他们目前没有专业的托管服务,但是针对部分报课量达标的学生会赠送增值托管服务:“如果孩子在我们这里的课程报课到达必定体量以上,我们会给有须要的家庭供给晚托服务,孩子放学之后可以来到机构内完成当日的作业,班主任老师会对孩子的作业进行针对性领导。”

而之前已在北京、深圳等地率先开端试水托管业务的新东方和学而思,还暂时未在成都开展此类业务。

成都去年出台延时服务 为何依然有家长存在托管难题

在对多位家长的采访中,记者注意到,家长们最盼望的还是将孩子交给学校老师照看。

事实上,就在去年,为懂得决家长们的“三点半难题”,成都市教导局会同市文明办等五部门制订《成都市中小学课后服务实行看法》(成教函〔2019〕17号),树立由政府主导、教导部门牵头、相干部门参与的工作制度,对课后服务开展时光、工作原则、服务内容、实行方法等作出了具体部署,明白请求各区(市)县制订具体实行细则,领导中小学校开展课后服务。

这也就是家长们已经很熟习的“课后延时服务”。

政策出台后,成都市中小学校积极响应,多所学校针对课后托管宣布《告家长书》。如成都茶店子小学在课后管理中明白规定,学校在课后托管时将部署学生做作业、自主浏览,并且还会开展系列体育、艺术、科创、娱乐游戏运动。成都高新区试验小学同样针对课后服务内容做出了规定,其秉承学生家长自愿选择,教师自愿参与的原则组织学校课后托管。

在梳理多份成都市多所学校针对课后托管的《告家长书》之后,记者发明,成都中小学在课后托管服务的内容上,重要以部署学生做作业,自主浏览,开展体育,艺术,科创小组运动等内容为主。

在政策推行的半年里,团长也曾做过多次访问,不少家长表现,学校推出延时服务后,就停掉了此前报的晚托班,究竟,有学校的正规管理,确切放心很多。而且学校的收费相比校外的托管机构廉价很多,减轻了家庭累赘。

但政策显然并不能解决所有人的问题。有家长表现,自己经常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,孩子即使加入了学校的延时服务,但依然有几个小时的真空时光,不得已,也在外面选择了晚托服务,“我们也很懂得,总不能请求学校的老师也加班到晚上八九点吧”。

从记者访问来看,也正是这部分小众家长需求,撑起了目前的晚托市场。

教培行业巨头入局 仍难完整解决需求痛点

尽管小众,但是晚托这块市场,依然引起了教培巨头们的兴致。今年以来,两大教培行业巨头好未来和新东方前后脚踏进托管行业,引发行业关注。

深圳学而思的大众号日前宣布新闻称,其已于11月2日正式开设了托管班。依据官方介绍,学而思晚托服务不供给餐食,重要是让孩子独立完成作业,老师辅助计划完成时光,并且可以一对一解答,单元重点难点,老师做梳理总结,目的在于培育孩子养成预习、温习的好习惯等。

而北京新东方小学的大众号同样于近日官宣推出托管服务,其托管面向1-4年级的学生。依据官方介绍,托管内容包含分学科分租做作业,培育孩子独立完成作业习惯。然后老师讲授作业错题剖析,进行重难点梳理、笔记收拾,错题分类。最后1个小时用于温习和预习新老知识等。

两者晚间托管的内容大致雷同,但值得注意的是,好未来和新东方在托管范畴均未涉及晚餐服务。

据行业人士流露,两大巨头不涉及晚餐服务也属无奈之举。当前托管机构监管最难的就是餐饮环节,饮食安全问题一旦呈现也会引起不小的行业风波。并且,教培机构是否有向孩子供给餐食服务的资质,更要打上一个问号。

托管服务本身无需资质 部分盈利项目需供给允许证

针对教培机构服务权限和服务性质,以及教培机构是否有供给膳食服务的资质等问题,记者接洽到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的宋宏宇律师,他说明称托管服务本身是不须要资质证明的。

“虽然托管中心进行托管服务本身不须要资质,但是家长把孩子送进托管中心是构成了机构对孩子的管理事实。所以,必定水平上可以懂得为家长把孩子送到机构里,委托了部分监护权给托管中心”,宋宏宇谈到:“因此,托管中心须要承担照看孩子的义务,实行家长委托的部分监护权。”

那么教培机构入职托管行业是否完整资质得当?宋宏宇也给出了他的见解:“教培机构扩大托管业务是合法合规的,但如果在托管进程中供给盈利性质的饮食服务的话,就须要在食品安全等方面到达相干请求,获取食品经营允许证之后才干进行盈利性质的饮食服务。”

有业内人士告知记者,正是托管行业无需资质,所以目前这个行业几乎无门槛可言。也正因此,目前托管市场才给人留下小散乱的印象,“究竟,租个房子就能托管孩子,成本多低啊,谁都能做”。因此,对于托管行业的未来发展,是否会出台相干行业准则进一步规范,是值得关注的焦点之一。

另外,两大教培巨头的相继入局,是否会给教培行业带来新的竞争,也是值得关注的另一焦点。有业内人士剖析,巨头入局,无非两个斟酌:第一,这块市场有利可赚,第二,这块市场能带来新的流量入口,或者是稳住目前的用户。“简略说,就是通过晚托这样的增值项,来稳住老用户,或者是拉来新用户,究竟,对用户的争取,是教培机构之间核心竞争的实质所在”,所以,未来教培行业是否会缭绕晚托展开新的竞争,值得业内关注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